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金誉彩票网 > 附着词 >

你记忆中的“双抢”是什么?这是一道有意思的问题

发布时间:2019-05-05 11:26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上午9点,诸暨22岁的张必超满头大汗地站在田埂上,抬头看了看明晃晃的太阳说,“千万别下雨,再热上三天吧。”

  你可能不知道,这个酷暑时节,在农村却是最紧张的时候:抢收早稻、抢种晚稻,即为“双抢”。每年的7月中旬到8月初,烈日高温下,种粮的农户们在此时奔波于田间地头,和时间赛跑。

  “双抢”,这个带有浓郁乡土味的词,在城市人的记忆中已经淡到被遗忘,但它却存在于城市周边,离我们的生活并不远。

  在这段农作的最后阶段,记者走进这片希望的田野上,体验高温下农户们的“双抢”生活。

  烈阳下,虽然才上午9点,可温度已经飙升到了近40℃。太阳明晃晃地刺眼,热腾腾的空气附着在身上,有种被焖烧的感觉。

  诸暨市王家井镇宣丁村村口,一亩亩成熟早稻被一排排整齐地“吃”进轰鸣的联合收割机。几乎同时,稻谷和穗梗在联合收割机的“肚子”里分离,穗梗被粉碎后撒入田间,金灿灿的稻谷则被留在了联合收割机里,等到“肚子”饱了,就开到停在路旁的货车那,将刚收割的稻谷“吐”入货厢。

  另一边,早先被收割完早稻的田地已开始插秧——晚稻秧苗,在插秧机的一起一落下,水稻田从黄变绿。

  跟在收割机和插秧机后的,是密集飞舞的蜻蜓和在空中掠过的燕子,以及趁机啄吃小蛙、泥鳅的白鹭……

  在当地种粮大户陈沿耿的印象里,这样的情景是每年的7月中旬至8月初再平常不过的“双抢”生活。但对绝大多数远离乡村的年轻一代而言,抢收抢种庄稼的“双抢”,却是一个甚为陌生的词,虽然“双抢”的成果——稻米,是他们的一日三餐。

  陈沿耿两手各扶着一根驾驶杆,站在毫无遮蔽的联合收割机的驾驶座上,用长衣长袖和草帽、毛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陈沿耿承包了镇上的500余亩稻田,从7月14日开始,他和妻子就没有休息过——他们必须在8月初前,将所有早稻抢收完,并尽快插下晚稻秧苗。这关系着他们半年的生计。

  同样急切的心情也在20公里之外,诸暨浣东街道有名的种粮大户——今年才22岁的张必超身上。

  他今年有近两千亩早稻,从7月18日开始收割,到现在还剩700亩没割完。张必超有些心焦,“收、种、拉回来烘干,都要时间。”收割机在已经成熟的早稻田里一排排整齐推进,所过之处,田野里散发着刚刚收割后的稻谷的清甜气息。半小时后,一亩地收割完成,货车车厢里装满了金黄的稻谷。

  “现在肯定是一年中最辛苦的时候,其他都还好,就是热。你看你们热了就盼着下雨,我们不能这么想,还得盼着再多热两天。”

  7月29日,张必超在朋友圈里转发一条“诸暨要人工增雨,这几个地方要清凉了!”的消息时,说“这场雨再迟两天就可以了。”从刚开始抢收水稻开始,张必超的作息表就是这样的:早上4点半起床,晚上11点收工。早起,是因为要赶在6点半,机器下地收割前,做好安排;晚睡是要做收尾。

  因为气温太高,这几天,下地收割水稻都是在两个时间段:早上6点半到上午10点半,下午4点到天黑。

  一亩地的收割,在收割机的帮助下似乎很快就能完成。但驾驶的过程绝非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  伴随着震动的收割机,人站在驾驶台上就如同上了蒸笼——头上是烈日,身后有因为长时间运作而不断散出高温的发动机。收割机进入稻田开始收割后,前面的滚轮不断地将稻谷“吃”进,草灰和尘土扑面而来,闷得人难受。此时,记者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陈沿耿一般都不坐着操控,因为座位已经晒得太烫,实在坐不下去。

  烈日当空,稍事休息的陈沿耿从车上取出一个2000毫升的大水壶,里面是满满的茶水,紧接着蹲到拉稻谷的货车车头下——这个不足一张方桌的阴影,是他们躲避酷暑的阴凉地。

  抽着烟,陈沿耿说,今年早稻的收成可能不比往年,因为之前两次大水,他们还进行了补种。看着收割机的来来回回,他估摸着今年早稻的亩产也就七八百斤。

  最近,陈沿耿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。人丹和藿香正气水只能解一时之急,每天傍晚结束收割后,他只能去输营养液,以此维持。张必超也是如此。“开车连油门都踩不动,饭也不想吃,就想天天喝水,反正每年这段时间都这样,挂两次点滴,输点营养液,就撑过去了。”前两天,就是因为抢修烘干机,张必超中暑了,“赶时间,人手不够,我就去帮忙,里面太热了,没抗住。”

  年轻的张必超则需要两边兼顾。从稻田到烘干的厂房,张必超一天来来回回十多趟,代步的是他去年新买的奥迪A6,这辆车的车身上是一层灰土,车顶,车门上到处都是灰白色的鸟屎,车里的垫子上也都是泥土。

  张必超的厂房里有11台烘干机,高高矗立,这是他投资七八十万买下来的:水稻从田里收割上来,装进田边等候的货车里,立刻拉到厂房烘干。

  穿着一件粉色短袖衬衣的他,后背一大片,湿漉漉的,贴在身上,站在厂房里和维修工商量一台坏了的稻谷烘干机怎么修。9台正在运作的烘干机发出轰轰的声音,大铁皮厂房里的温度起码达到了60℃,刚走到门口,热浪呼地一下就将人整个包裹住,精瘦黝黑的张必超不时取下黑框眼镜,额头上的汗一波波往下流。

  40℃的高温,18个小时作业后,烘干的稻谷就可以直接拉去出售了。11台机器同时开工,一天可以烘干100吨稻谷,6辆专门运送稻谷的货车,6辆联合收割机,这是张必超为抢收稻谷投入的所有设备。

  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,都会影响抢收的进程。前一天晚上,一台烘干机出现故障罢工后,张必超心急火燎。

  “不过,还是在田里的师傅最辛苦。”招呼着修了一上午的机器,又抽空跑了两趟田地,这半天下来,张必超也没想起来喝口水,嘴唇有点起皮的他随手剥了颗莲蓬润润嘴,“明年我打算少承包点,实在吃不消。”

  跟在收割机和插秧机后的,是密集飞舞的蜻蜓和在空中掠过的燕子,以及趁机啄吃小蛙、泥鳅的白鹭……

  这是一道有意思的问题,回答比问题本身更有趣,因为即便对于经历过“双抢”或正在经历“双抢”的人来说,这种体验也截然不同。

  比如上了年纪的人,记忆最深刻的是苦,大量的人力投入和全民作战的紧张;投身农业的90后则感慨技术对农业的重要性。这个产生于田间地头的话题,也带着一种年代感的差异。

  老一辈们关于“双抢”的记忆普遍很辛苦,要在一年中最热的时节里下地干活,工作量大,时间又紧迫,所以一般都是早出晚归,中午也只能休息一小会儿。一位年轻时参与过“双抢”的老人告诉记者,“双抢”时大家的餐食一般都是稀饭配上干粮,因为在烈日下劳作会消耗身体中大量的水分,必须及时补充才能维持体力。

  邵京华,杭州市农业局农作处处长。在他印象里,“双抢”就是一段艰苦的时光。

  “那会儿不像现在有机械化,靠的都是全家总动员人工收割抢种。”邵京华记得,当年一到“双抢”,还是学生的他就赶紧回家帮忙,一早就起来顶着日头去收割,中午太热了就回家休息。主妇们则做好后勤工作。

  同样的记忆也存在于已经55岁的市民张剑锋脑海里。她的印象里,“双抢”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,邻里间会互相帮忙收割和抢种。当时没有机械化,五个人一天能完成一亩地就算不错。

  以前,“双抢”时节,一切以此为重,用电,成为当时支援“双抢”的重要方式。

  有的地方,甚至因为农村“双抢”,就在晚上掐掉了一些机关单位甚至医院的用电,医院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发电机。

  “种晚稻时,田里已经放了水,太阳照不了多久,这田水就发烫。”张剑锋记得,插秧肯定都是弯着腰的,于是太阳晒在背部、脖颈,浑身都是火辣辣的,除了双脚,“水浸没的部位就烫着疼,踩到泥地里的脚却是凉的,那个难受啊。”

  邵京华亦是如是记忆,特别是晒稻谷,每天都得在空地上平整的铺上,争取尽快晒干。可夏天的天气阴晴难定,在中午头特别容易下雷阵雨。于是在家负责晒谷子的,得紧紧盯着,“雷雨来的快,说下就下,只要一看乌云来了,人们就得赶紧收谷子。”

  张剑锋一直觉得,烘干机烘干的稻谷,味道不如原来依靠太阳晾晒而出的稻米口感好。

  因为从小生长在农村,自己家里也一直种水稻,张必超对早些年的“双抢”是有印象的。“那个时候收种都是用牛啊,手扶拖拉机,反正都是纯手工。”

  张必超刚开始承包农田的时候,水稻收割上来之后,他晾晒的时候也是采用父辈们用的最传统的办法:在学校操场,或者空地上晾晒。

  “完全靠天吃饭,像夏天这个时候有雷阵雨,中午那真是麻烦死了,我吃过苦头的,晾晒的时候,突然一场雨,全完了。”这场教训让张必超觉得,老办法是行不通的,现在搞农业,就得靠机器。他今年在农用器械上投资了近200万元。

  “以前‘双抢’,说是到立秋,现在看是不科学的,因为到了立秋,就完全是在种草了吧。”张必超把双手背在身后,站在稻田边,用脚上那双蓝色的人字拖踩了踩泥地,“‘双抢’的时间点,最迟一定要在8月初结束,下一季的种植基本要在这个时候完成。像我,如果完不成,这块地就放弃不种了,干着,等着下一季轮种小麦油菜,不然种下去没产量,浪费人力和钱,还不如空着呢。”

  作为90后,张必超种田的思路和父辈们不大一样,他口中反复蹦出来的一个词就是“效率”。

  “别人的机器坏了就修修补补,我不这么做,用到一定期限,比如三年过了,我就换。修太浪费时间,有问题的机器总是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坏掉,这个时候耽误的都是时间。”

  今年,张必超投入近50万购买了两台喷洒农药的无人机,一天能喷五百亩,比人工效率高太多。

  “主要是现在人也太难请了,你看我这里请的人,都是60岁的,我身边做农活的平均年龄都50多岁了,再这么下去,10年后农活都没办法做了。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机械化程度应该再高一点,现在还是离不了人工。”

  也正是因为此,张必超舍得在农机上投入,“我爸就觉得我投太猛了,毕竟,这些一投都是几百万。”

  省种植业管理局粮油科科长纪国成表示,根据7月下旬的统计,全省水稻的播种基本完成了30%。这个进度和往年相比,差不多。纪国成说,如今杭州周边基本都是晚稻,很少有早稻,因为这里因温度和光照少,不适合早稻种植。目前杭州周边晚稻大概100万亩,这个数量基本稳定下来了,但和一二十年前是没办法比的。

  “水稻种植面积减少很多,原因当然很多,其中之一是越来越多的人去种蔬菜和苗木,因为水稻效益太低,如果没有补贴的话,一亩收益最多也就百来元,低的就几十元,没有吸引力。现在收益不错,也主要是因为政府有补贴。”

  陈沿耿说,除了像他们这样的种粮大户,现在都没人愿意种田了,因为不挣钱,一般自己家还种点稻谷的,也就是为了自家吃。虽然现在都是机械化作业,但因为天气太热,能给的工钱又不多,很难找到帮工,“很少有人愿意吃这个苦了。”

  “你知道双抢吗?”记者在杭州街头随机采访了10多位市民,年龄段有七八岁的小孩、二三十岁的年轻人、五十岁的中年人以及六七十岁的老年人。其中知道双抢的只有3个人,都是40后、50后。一位老先生聊到这个话题简直停不下来,甚至给记者出了考题,“浇水是白天浇还是晚上?你拿这个问题去问问其他年轻人,他们肯定都不知道。”

  而年轻一代的90后、00后们普遍表示没有听说过“双抢”,年轻人回答是:“双抢?是商场搞的促销活动吗?”,以及,“双抢?是打击抢劫吗?”

  作为90后,张必超种田的思路和父辈们不大一样,他口中反复蹦出来的一个词就是“效率”。

  种晚稻,即为“双抢”。每年的7月中旬到8月初,烈日高温下,种粮的农户们在此时奔波

http://billboardy.net/fuzhouci/22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